浦口新闻网
日期归档
当前位置:主页>热点专题>
“闽派画家”黄羲:丹青遗珠尘尽光生
来源:devisercor.com  阅读量:606

游客在莆田博物馆欣赏黄的作品。

在福建美术馆,许多年轻的学生来到这里。

黄代表,一组图片“乔庚”(从左至右)。材料与图片(上)

台海网1月20日电据《福建日报》报道,有一位福建画家,他的交游圈子是中国现代美术史的一半:潘天寿请他教人物画,黄请他去故宫书画鉴定,吴昌硕、王一亭、朱共同为他画了一幅画.他一生致力于中国艺术教育,在二顺年登上了一个三英尺高的讲台,在16年里留下了300多份教学笔记。

作为20世纪中国画领域的“老先生”,他不仅是中国传统艺术成型和活化的产物,而且以自己的方式见证了传统现代性的转型。

他就是黄,仙游。

2019年是黄诞辰120周年。在有识之士的推动下,今年年底和年初分别在杭州、福州和莆田举办了纪念黄诞辰120周年的“世纪明珠”展览。17日,展览在莆田博物馆开幕,继续向公众展示一位令人眼花缭乱的国画大师。“一位来自农村的伟大艺术家”潘天寿曾经说过,“我一生都是一名教师,绘画只是副业。”黄也是如此。

黄的儿子黄说,他父亲从小就有绘画天赋。绘画可以在地上、沙滩上和芦苇下进行。13岁的黄因为家境贫寒,没有能力读书,便和闽中画派的代表人物一起学画。他挑选颜料、钢笔和砚台,在农忙季节帮忙干活。

与山童、田老、寺僧、尼姑的接触不多,黄就一直在平原上。晚年,他被调到一家鞋革厂,在那里他刷鞋胶最快。他只是坐在地上工作,因为他不能弯腰切米。

25岁时,黄考入上海美术学院。他在传统人物画的基础上,吸收了西方绘画的营养,受到刘海粟校长的高度重视。吴昌硕、王一亭、朱、等前辈曾共同为他画过画。1930年,他在上海被聘为全职人物画教授。1936年,他随黄赴京、沪、宁等地参加故宫博物院藏古代书画鉴定工作。

"黄先生有扎实的绘画基础,是一名教师。他还游历了中国大江南北,大大拓宽了他的视野。”莆田闽中画派艺术研究院院长俞宗建说:“他奠定了闽中画派的基础,吸收了海派的精华,在到达浙江美术学院(中国美术学院的前身)后,达到了创作的巅峰。”

黄的作品不仅包括华丽的《九州禹迹图》,还有工笔细腻的“麻姑”。此外,他非常重视传统经典和历史文学来培养自己的艺术修养,并坚持一生大部分时间写诗。“柳树的花盛开在水稻和鲜花,院子里充满了旧的方式的痕迹。他穿着红色的裙子,在墙的西边和蜜蜂、蝴蝶一起跳舞。”这个是《拟题榴花》。

在浙江美术学院教书时,和蔼可亲的“大胡子”黄总是穿着朴素的双排扣衣服,操着浓重的莆仙口音。黄永玉在《示朴琐记》中提到,在一次学校展览中,他画了一幅屈原的画像,黄写了鲁迅的诗《三三五四》中的两句:“有些人不能在河岸上歌唱,而秋天转瞬即逝。在这幅画中,屈原旁边的芦苇和江伯是黄加的笔和胡子。黄永玉形容他们“就像父母在客人面前唱歌和表演时忘记帮助他们的小儿子一样”。

今天,人们称他为中国人物画高等教育的先驱,中国古典人物画创作的继承者,潘天寿中国画教学体系的实践者。

金子总会发光。福建博物馆副研究馆员黄小仙说:“我们几乎没有

中国美术学院中国书画学院前院长魏晓荣说:“潘天寿来到黄是为了欣赏后者人物画传统中的规范。他所掌握的人物画学习的基本模式适合上升到学术流派。

在课堂上,黄喜欢在展板或墙上贴宣纸,挂在墙上作画,用几笔炭笔蘸墨,边画边讲解。许多年后,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于教授回忆道:“参加黄老师的课堂,最大的感受就是能够写会画。”曾在黄受教育的着名人物画家说:“黄先生当时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他的十八笔更为深入,将传统人物画与当代人物画相结合。他的传统人物画不是老派,而是具有现代元素,表现非常生动。黄先生是非常谦虚,善良和低调。潘老认为自己是传统人物画的精英。他被邀请到我们学校学习更多。”

潘天寿也很重视黄对线条、笔墨的坚持和对古典人物的创造。黄先生是中国仕女画的一个很好的补充。自从他离开后,再也没有这样的班级了。”中国美术学院前教授李说。

许多学生提到黄已经建立了一个人物画的训练系统。从线条的开始到绘画的构成,到对作品风格的把握和文学的祝福,可以说是系统的破碎和细致。回顾黄的大部分生活,他的日常生活通常分为两行:一行是在食堂做饭,另一行是在课堂上教书,其余的是在家读书和画画。除了在浙江美术学院任教,黄还经常回福建师范大学、仙游师范大学等学校为初中学生授课。

《黄羲绘十八描》在他的绘画作品中尤其重要。众所周知,中国传统人物画的最高成就是十八笔画。历史上只有一本木地图集,但当黄来到画院时,他亲自把它画下来,传给了学生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兼博士生导师毛剑波说:“这本书卖得很好,已经出版了四个版本,这表明有些人还在学习。”

从前,西风东飘。今天,中国美术学院仍然保留着优秀传统绘画的鲜明特色,这部分归功于黄在当时的贡献。余宗建认为,在当代艺术院校中,《黄羲绘十八描》的应用应该有更大的提升空间。

还原历史,重视价值

黄出生在一个动荡的时代,加上低调,他在艺术界的价值被低估了。两年前,中国美术学院中国思想历史书画研究中心在黄成立了研究团队。在黄家人的帮助下,考察团一行广泛走访了黄的老同学和老朋友,收集了相关资料,并准备了展览和刊物。该团队还邀请艺术史学家来研究黄。

经过多方努力,黄的300多份教学笔记被重新发现,大量图像数据被扫描入库。《世纪遗珠黄羲诞辰120周年纪念画集》 《世纪遗珠黄羲诞辰120周年研讨会文集》 《世纪遗珠黄羲教授十八描》,以及对学生、亲戚和朋友的记忆采访集《世纪遗珠大家谈黄羲》,相继出版。

继中国美术学院展览之后,黄纪念展于去年12月底至本月上半月在省美术馆隆重举行。据省美术馆副馆长邱志军介绍,“黄纪念展”是“福建省着名书画家救援工程”的重要展览项目。借助黄研究团队的成果,该展览“有利于提高公众对黄的认识,恢复其历史地位”。

省美术家协会会长翁振鑫说:“黄先生自20世纪30年代起,先后在上海美术学院、长明美术学院、厦门集美美术学院、浙江美术学院从事中国传统人物画的教学和创作研究

举办展览并不意味着结束。毛剑波表示,下一步,团队将公布黄跟随黄在故宫书画鉴定的经验。据黄介绍,留下了17幅故宫书画手稿。该团队最初计划简单地影印并出版它们,但后来决定放慢速度,“在计划收藏之前找到相关的绘画和书法”。

珍珠被灰尘覆盖,需要全身心地去擦拭。

友情链接:
浦口新闻网 版权所有© www.devisercor.com 技术支持:浦口新闻网 | 网站地图